<span id="h9zrh"></span>
<strike id="h9zrh"><i id="h9zrh"><del id="h9zrh"></del></i></strike>
<span id="h9zrh"><dl id="h9zrh"><ruby id="h9zrh"></ruby></dl></span><strike id="h9zrh"><dl id="h9zrh"></dl></strike>
<strike id="h9zrh"></strike>
<span id="h9zrh"></span>
<th id="h9zrh"><video id="h9zrh"><strike id="h9zrh"></strike></video></th>
<strike id="h9zrh"><i id="h9zrh"><ruby id="h9zrh"></ruby></i></strike>
校長信箱 xzxx@sxmu.edu.cn
書記信箱 sjxx@sxmu.edu.cn
新聞中心
山醫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山醫故事 >> 正文
【援鄂手記】楊光:與毒魔迎面搏擊
發布時間:2020-04-14稿件來源:第二醫院 點擊次數:字體大小:

雖然在1月中下旬便已做了可能出發的準備,但山西醫科大學第二醫院的楊光從來不曾預期竟會有個不和家人在一起的春節假期。在他接到正式的征召時,離集結已只剩不到10個小時,好在全家出動籌備生活用品,醫院和科室緊急協調工作用品,雖算不得裝備精良,出發之際倒也物資充沛。各位領導的臨行囑托分外暖心,眾多兄弟的一句“家里有我”也讓他放松許多。

腦子里還滿是穿脫防護服的流程時,他已經坐在了飛機上,等待的過程中整理思路,于是便有了出發前他寫的的那段心情:“這世上終究有很多事情是我們即便恐懼仍需面對的,這世上也終究有很多事情是我們即便無奈也必須承擔的”;“唯有熱愛,唯有拼搏,唯有把我愛的人們擋在我的身后,哪怕多一秒”。后來楊光因這段話認識了很多原本不大會有交集的人,卻是他始料未及的。而在當時,這便是他實實在在的心聲。

1月27日凌晨抵達天門,1月28日緊急培訓和協調感控流程,1月29日楊光便進駐了才由天門市婦幼保健院改建三天的新冠專收醫院。雖然只有三天,但已有95名疑似患者住院,并且情況類似的患者仍在以每天30人左右的速度涌入,現在回憶,那之后的1周到10天,正是天門患者數增加最快的時段,雖然確診數似乎上升不快,但那其實是受制于檢測能力的滯后表現。初到天門,楊光和他的隊友們一起與疫情潮頭迎面相撞。

2月1日,楊光所在的小隊按指揮部要求轉戰由天門市中醫院陸羽院區改建的新冠專收醫院。這是天門市第4家專門接收新冠確診、疑似和發熱待診患者的醫院。每層容納16名患者,首期開放6層,后來開放到9層,又開放到12層,最高峰的時候共有177名患者收治。在這個他們后來一直奮戰了48天的院區里,如果按照臨床診斷標準的話,這些患者中應有98%以上是符合標準的。當時連領隊李軍,副領隊李紅在內,這支小隊只有11個醫生,工作強度還是比較大的,也正是因這樣的原因,所有隊友之間,他們和天門當地的醫護之間才結下了深厚的戰斗友情。他們不愿讓隊友獨行,也不愿讓天門戰友獨行,當然也不希望讓那些被突如其來疫病擊中的患者獨行。

隨著2月10日當地更嚴格的管控令出臺,很多之前散落在社區中進行觀察的疑似或發熱患者也被收治。但讓人覺得可喜的是已經開始陸陸續續有患者出院,同時從2月3日起,死亡數字已經釘在10這個數字上一周,雖然確診數還在增加,但疑似數并無上漲,疫情的潮水撲面而來的感覺終于有所減輕。后來又有來自故鄉的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戰友次第來援,充實到天門的各定點醫院,楊光他們的壓力也逐漸減輕。也就是在那個時段一位即將出院的重癥患者給全隊寫了感謝信,托名字的福,楊光被選作代表接受了當地媒體的專訪。

后續的工作逐漸步上正規,楊光曾被短暫借調到另一組協助完善流程,啟動工作,但仍需每日醫院到駐地的兩點一線的生活。

3月4日,天門連續1周無新增,勝利的曙光在望,但越是這樣的時候就越不能疏忽大意,那一天楊光在防護服上寫下“行百里者半九十”以警醒自己。

3月21日,天門新冠病例清零。3月24日,楊光和他的隊友們在天門人民的夾道歡送中,在太原人民的夾道歡送中淚目返鄉。

“出征58天,一線工作54天,進入隔離病區36次,參與管理患者200余例,直接全程管理100余例,重癥患者11例,無1例死亡?!睏罟庹f,2020年春天的這兩個月,會讓他永遠銘記。

(圖文/任曉輝;編審/任曉輝)

上一條:【援鄂手記】高朝娜:愿做逆行戰疫的“一塊磚”
下一條:【援鄂手記】溫亞:去時無悔,歸來無憾

亚洲彩票|官网登录